全部 108課綱概論素養面面觀職業試探升學專區時事焦點
精選文章
愛是悲傷還是喜悅?——從《四月是你的謊言》談家庭教育對個人成長的影響
#四月是你的謊言
# 有馬公生
# 宮園薰
# 古典樂
# 漫畫
# 動畫
# 同人文
# 同人
# 二次創作
# 家庭教育
# 家庭環境
# 個人成長
更新時間   2024-02-21
瀏覽量   406
作者    黃玳庭
責任編輯    廖亭雅
一個人在童年時受到的創傷,是難以輕易抹去的,儘管長大成人,心中的傷痛也不會就此消散。其中,家庭環境與家人的對待方式對一個人的童年影響甚大。

本文試以小說形式,改寫新川直司《四月是你的謊言》這部漫畫作品中,男主角有馬公生的故事,來探討家庭與家人對於個人成長的影響。

-------
有馬公生,是許多鋼琴大賽的常勝軍,他瘦小的身軀,好像蘊含著一股巨大的能量,讓比賽現場的觀眾與評審都不得不折服於他的演奏。

公生所演奏的音樂,雖然節奏與技巧都無比完美,卻不帶一絲情感,彈奏鋼琴對他來說似乎只是一件例行公事。公生的身上總是籠罩著一層灰,與人保持著距離,對他人也毫不關心。

在比賽結束之後,公生像是早就料到自己會獲勝一般,只是確認了成績,就獨自一人離開比賽會場。就算獲得了優勝,也從不見他開心的模樣。

大概沒人會想到,在一次大賽之後,那個被所有鋼琴好手視為宿敵的有馬公生,竟從此消聲匿跡。

「那個沒有感情的演奏機器去哪了?」所有人都對此感到困惑,但沒有一人知道公生的下落。

-------
「是母親的幻影、這只是幻影罷了......」公生費力地喘著氣,額頭上的汗珠不斷滴落。好不容易彈奏完一段樂曲,公生就無力地癱倒在地上。

自從母親過世後,每當開始彈奏鋼琴,母親的幻影總會不自覺地出現在公生眼前,幻影的眼神就如母親生前一般嚴厲。

在公生的記憶中,母親在逝世前的日子,總是坐在練琴的公生一旁,用這樣的眼神盯著他看,像是在責備公生還不夠努力。

如此幻覺讓公生感到無法喘息,每當開始彈奏鋼琴,周圍的世界彷彿變成漆黑一片,明明手指仍在琴鍵上彈奏,他卻聽不見任何聲響。這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,只有他獨自一人。

「又到了鋼琴比賽的時候嗎,但現在去比賽,還有什麼意義嗎?」倒臥在地板上的公生,靜靜地盯著天花板看。他的眼神空洞,好似這世界上再沒有任何重要的事情。

現在回想起來,他這麼努力地練習,不斷地參加鋼琴大賽,不過是為了討好母親,讓母親能暫時鬆開緊皺的眉頭,對自己久違地露出笑容罷了。

自從母親過世後,他再也沒有演奏鋼琴的理由,彈琴對他而言更像是一種詛咒,他害怕直視母親的幻影、害怕無法聽見琴聲的感受,害怕一次又一次被困在黑暗之中。

想到這裡,公生硬撐著站了起來,他注視著眼前的鋼琴,並緩緩將鋼琴的琴蓋闔上。
「我不想再彈琴了、再也不彈琴了......」公生反覆念叨著。

與鋼琴一起被封存的,是他無比孤單、不安的那顆心。

-------
「媽媽!我們來彈鋼琴!」年幼的公生拉著媽媽的手,催促著媽媽趕緊坐到鋼琴前。
『早上不是已經練了四個小時了,手指不會累嗎?公生這麼喜歡彈鋼琴啊?』母親輕撫著公生的頭髮,打趣地問道。
「喜歡!我最喜歡彈鋼琴了!」公生蹦蹦跳跳地坐到鋼琴前,自顧自開始彈奏,臉上寫滿享受。

母親靜靜坐在一旁看著公生,不禁懷念起與公生的美好回憶。公生非常喜歡與母親在草皮上散步,赤腳踩著被陽光曬得暖呼呼的草皮,那種感受真的好快樂。
公生以前還很喜歡吃母親煮的咖哩,可惜母親的身子日漸虛弱,越來越少機會能夠為公生下廚,也不能與公生到外頭閒逛。
現在想想,生病後的母親,最常與公生一起做的事情,就是在三角鋼琴前共度的時光。

彈奏完一首奏鳴曲的公生,開心地看著媽媽。
「我喜歡彈鋼琴有兩個理由喔。我喜歡跟媽媽一起彈琴,也喜歡媽媽認真聽著我演奏的表情。」聽到公生所說的話,媽媽竟一時有些不知所措。

『我們一起來彈琴吧,公生。』母親笑了,但她的眼眶卻被悲傷所浸溼。

-------
「這段樂曲彈得不夠好,已經跟你講過很多次了!」坐在輪椅上的母親舉起手,用盡力氣打在公生的臉上。
『你不要這樣!公生已經做得很好了!』紘子趕緊安慰公生。

公生愣在一旁,被打的左臉頰泛著微微的紅暈。比起被打的疼痛,他的心裡感到更加難受。從前總是笑臉迎人的母親,怎麼會變成如今的樣子。

紘子是母親最好的朋友,母親的最後的那段日子,她一直陪伴在身邊。但就連紘子都不能理解母親的行為。
『你為什麼要這樣呢?醫生說你剩下的日子不多了,你應該要好好對待公生才對!』紘子不解地對母親大喊,就趕緊回到公生的身邊安慰他。


「我......我也不想這樣。但公生是有天賦的孩子,而培養他擁有養活自己的能力,是我唯一可以留給他的。公生,你能夠理解我嗎......」母親只是遠遠地看著傷心的公生,沒有做出任何解釋。

她虛弱地低下頭,無聲地哭泣著。

-------
愛的表達不只有一種形式

從有馬公生的故事中,可以看到,母親以十分嚴厲的標準來要求公生,可惜的是,公生雖然如母親所願擁有了出色的技巧,卻失去了對於音樂及生活的熱愛。

我們難以評斷母親的做法是對是錯,或許在那樣的情況下、那樣迫切希望能在離世前確認公生有所成長的心情,是常人難以體會的。

但可以確認的是,母親肯定很愛公生,才如此對待他,儘管這樣的感情難以同理,但這份愛是確實存在的,只是母親的表達方式,讓公生難以感受到愛。比起被疼愛,在母親逝世前的那段日子,公生感受到更多的是痛苦、壓力。也許對那時年幼的公生而言,他需要的只是母親的陪伴,以及與母親一起彈琴時所感受到的快樂。

愛的表達方式有很多種,希望我們都能讓我們愛的人,真切地感受到愛。

-------
「媽媽,克萊斯勒明明寫了『愛的喜悅』跟『愛的悲傷』這兩首曲子,為什麼你總是彈奏『愛的悲傷』呢?」年幼的公生用好奇的眼神看著母親。

母親聽到他的問題,只是微微一笑。

母親將輪椅上的身子湊近公生,緩緩抱起他。
「因為我們都要慢慢習慣悲傷才行。」母親一邊說,一邊將懷裡的公生抱緊。

公生用彈奏鋼琴的手指,輕撫拍著母親的背。
這一刻,時間似乎暫停了。
後來再想起母親,他總是忍不住想起那天母親溫柔而堅定的懷抱。